新松机器人
新松机器人
imgboxbg

资讯中心

资讯详情

新松总裁曲道奎谈工业4.0

  • 分类:媒体关注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6-11-21 00:00
  • 访问量:

【概要描述】新松总裁曲道奎近日接受了《中国经济周刊》专访,他表示,当下全球机器人发展正处在洗牌的转折点上,中国的机器人企业具备赶超国外企业的机会。“任何技术都是从萌芽到成长到成熟最后到衰退,但是机器人的周期终点还不得而知,在这样的节点下,主动走出去拥抱外面的市场才能实现共享和共赢。”

新松总裁曲道奎谈工业4.0

【概要描述】新松总裁曲道奎近日接受了《中国经济周刊》专访,他表示,当下全球机器人发展正处在洗牌的转折点上,中国的机器人企业具备赶超国外企业的机会。“任何技术都是从萌芽到成长到成熟最后到衰退,但是机器人的周期终点还不得而知,在这样的节点下,主动走出去拥抱外面的市场才能实现共享和共赢。”

  • 分类:媒体关注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6-11-21 00:00
  • 访问量:
详情

  新松总裁曲道奎近日接受了《中国经济周刊》专访,他表示,当下全球机器人发展正处在洗牌的转折点上,中国的机器人企业具备赶超国外企业的机会。“任何技术都是从萌芽到成长到成熟最后到衰退,但是机器人的周期终点还不得而知,在这样的节点下,主动走出去拥抱外面的市场才能实现共享和共赢。”

  谈及中国机器人市场竞争无序的问题,曲道奎认为,企业竞争有市场可以调节,最怕的是地方政府太热衷,由于机器人是未来产业,容易一哄而上,这就会造成重复建设和恶性竞争,不利于应对国际市场。因此,我国要培育国际级的龙头企业,未来无论是中国制造2025还是中国机器人产业的发展,数量是其中一个方面,更关键的是我国缺少国际上引导性或者标志性的龙头企业,这是机器人、人工智能和智能制造的核心力量。在曲道奎看来,中国3000多家机器人企业中,只有10%的机器人企业有竞争力,其余90%什么都不像,只是充一个概念。

  曲道奎认为,做大中国机器人产业,除了核心技术以外,人才和金融资本是必不可少的,利用金融资本海外并购是一条做大企业的渠道,但最为关键的是并购之后的管理,由于我国企业发展过程中在国际化上的欠账,并购后的企业在管理理念和文化上的冲突成为真正的障碍,让国际接受我们需要磨合的过程,关键是如何让这个过程缩短,所以跨国性人才的培育十分迫切。曲道奎指出,国家已经在机器人产业上做了一些重大布局和调整,新松将从体系和平台的思路上推进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

  中国机器人发展的历程相较于发达国家十分短暂,之前多注重于高端领域的研发,而市场推广应用相对较少,在全球范围内,工业机器人已发展了半个多世纪,在中国却只有七八年,所以市场占有率低,曲道奎认为,在消费和服务领域,机器人产品在全球范围内还处于起步阶段,比工业领域的空间更大,在未来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规划下,我国将会促进服务型机器人向更广阔的领域发展。这是一个快速发展的领域,而中国在这个领域发展的时间与世界几乎是同步的,在消防、救援、守护、医疗,包括公共服务以及护理方面与全球站在相同起点上,所以公共服务机器人现在更容易突破,也更容易推广使用。

  应对国际上的竞争与合作,曲道奎认为应该快速推进机器人的标准化制定。目前正在制定的国家机器人标准化体系,有可能成为我国机器人产业实现跨越的支撑手段。

  曲道奎认为,过去在标准体系上,我们处于弱势,受制于国外,目前,传统的东西几乎都已淘汰掉了,处于新旧交替的节点,这使我们与世界处于同一个起点上,国外的优势与我们的劣势将同时清零,大的转折期来临,我们已经拥有市场、技术,未来的竞争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标准化体系的建设。

  工业4.0下的未来企业长什么样

  科学家思考问题的逻辑是不同的,源于更加系统和深入的思考,曲道奎认为,互联网和智能制造将进一步推动要素整合的广度和深度,从而把社会发展带入更高层级。 以往由于要素缺失而出现的市场机遇因互联网和物联网的发展而不复存在,推开门就是全球市场,传统的工业思维已经落伍,在商品十分丰富的市场环境下,企业很难以一贯的模式长期生存,而传统企业思维下的公司更是死路一条。微软曾给自己的寿命定为18个月,倒掉的公司大多是在发展方向上出了问题,在社会大变革时期,在工业4.0思维下企业才会有机会。

  在曲道奎看来,工业4.0是一种系统性思维,它不仅仅是一场对传统工业的改造,更是一次社会变革。而这种变革对企业的要求尤为苛刻。曲道奎认为,工业1.0和2.0时期的企业充其量只能称之为工厂,英语是factory,而工业3.0后则称之为company,现在的企业叫enterprise,而在未来,企业的架构将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不能仅仅是生产和销售,社会商品极大丰富后,信息系统与物理装备之间要形成完美集合,这就催生了智能制造和物联网的结合。在工业4.0和智能制造的推进下,人类的生产、生活都将发生崭新的变化,企业也不再是单一的生产型企业,而是资源和要素的集合体,只有这样才能适应新的要求。

  曲道奎要将新松以产、学、研、用等多层面的结合而组织形成一个系统化平台,从而成为实现工业4.0和智能制造的抓手,以此改造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据曲道奎透露,目前新松机器人已形成了四大产业板块,两个平台,意在实现产研、产融、产教的结合,形成资源的共享共享平台。

  为了布局这样一个平台,2016年3月,新松机器人控股子公司北京汇泽博远机器人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汇泽博远”)成功收购德国有着110年历史的教育机构陶特洛夫,作为中德14个重要合作项目之一而成为中国首次并购德国教育机构的成功案例。随后,新松在沈阳成立中德新松教育集团。新松的这一收购使其在国内和海外同时拥有了两个教育平台,专门针对机器人和未来智造的专业进行人才培养。

  汇泽博远是新松旗下的又一个平台,成立于2014年4月,这家投资公司一直十分低调,但据业内人士透露,汇泽博远在成立之初便是冲着海外并购。但曲道奎的思路是“产融”结合,汇泽博远不仅仅要去收购并购,更多的是利用资本的力量推动产业的整体布局。

  机器人布局推广需要发起一场“人民战争”

  新松首次讲述了一个新的概念,“机器人小镇”,这将是新松未来一段时间内在全国甚或全球范围内推出的一个新项目。为了布局机器人产业发展格局,助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曲道奎解释了成立汇泽博远公司的另外意图:通过资本的力量,在全国打造多个机器人小镇和机器人5S店,运用工业4.0思维推动机器人在全国的普及。

  汇泽博远执行董事长郝占岗说:“作为国家战略的机器人和智能制造产业必须于短期内在全国进行布局,让最前沿的科技成果在传统产业上实现转化利用刻不容缓。我们要通过机器人小镇这一项目,打一场推广机器人的人民战争。”

  新松的核心团队一直醉心于科研,曾经倾心于对传统工业的改造,公司最早起步时曾将一张图纸和一个U盘卖给韩国一家企业40万美元。业内人士曾计算,国内机器人的研发团队不过4000人,而新松一家就占了3000多。新松目前积累的对全国各地区的工业体系进行改造的方案足以支撑其在全国进行进一步的推广。推动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离不开智能制造,新松具有设计完整的系统性解决方案、完整的数字化智能化方案的能力,但在国内市场上一直没有全面发力。

  据郝占岗透露,汇泽博远将依靠新松强大的技术支撑,利用自身的资本优势在华南华东一带率先打造几个机器人样板小镇。机器人小镇将对周边工业体系进行全面系统的数据化分析,配套相应的解决方案,吸纳机器人生产企业进入,设置用于销售、展示、维修、租赁的机器人5S店。机器人小镇还将以浓缩的形式展示未来人类生活模式,将先进的数控技术和自动化设施服务于日常生产生活,在环境打造、医疗卫生、养老助残上都将有新的突破。而每个这样的小镇在基础性投资上大约要投入50亿人民币以上。

  郝占岗认为,机器人小镇的意义在于把机器人和智能制造的高端技术下放到企业和百姓的身边,使企业和百姓感同身受,从而自发地使用高端技术设备实现转型升级,这是科技转化为生产力的一种有效尝试。

  曲道奎表示,机器人小镇的可行度在于有创新源头,有技术支撑,有资本助力,这是平台效应的充分体现。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友情链接

版权:新松机器人投资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通惠河北路69号 枫丹公馆5号楼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京ICP备:120000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