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松机器人
新松机器人
imgboxbg

资讯中心

资讯详情

曲道奎:“机器人小镇”与“人民战争”

  • 分类:媒体关注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7-01-01 00:00
  • 访问量:

【概要描述】中国刚兴起机器人,“元年”刚过,曲道奎却要扔掉“传统机器人”了。身为新松机器人CEO兼中国机器人产业联盟理事长,他12月13日在中国最典型的机器人产业基地芜湖召开的机器人产业推进大会上现身,他的言论再一次让那些组装拼凑机器人的创业者危机重重,“新一代机器人各种支撑要素已经完备,服务机器人的时代已经开启”。

曲道奎:“机器人小镇”与“人民战争”

【概要描述】中国刚兴起机器人,“元年”刚过,曲道奎却要扔掉“传统机器人”了。身为新松机器人CEO兼中国机器人产业联盟理事长,他12月13日在中国最典型的机器人产业基地芜湖召开的机器人产业推进大会上现身,他的言论再一次让那些组装拼凑机器人的创业者危机重重,“新一代机器人各种支撑要素已经完备,服务机器人的时代已经开启”。

  • 分类:媒体关注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7-01-01 00:00
  • 访问量:
详情

  中国刚兴起机器人,“元年”刚过,曲道奎却要扔掉“传统机器人”了。身为新松机器人CEO兼中国机器人产业联盟理事长,他12月13日在中国最典型的机器人产业基地芜湖召开的机器人产业推进大会上现身,他的言论再一次让那些组装拼凑机器人的创业者危机重重,“新一代机器人各种支撑要素已经完备,服务机器人的时代已经开启”。

  曲道奎看到,如今机器人虽然仍在市场应用的初级阶段,但却迎来了新旧更迭引发的洗牌和拐点,在新的变化下,机器人需要突破三大能力:决策、作业和交互。如果突破不了,机器人还是一种传统的机器机械。

  “美国总统奥巴马把机器人重要作用做了数据统计,跟蒸汽机的出现划为等同的,也就是说机器人的作用更多的在生活消费领域,都是对原有的方式和线条进行颠覆或者改变。”曲道奎对经济观察报说。

  “服务机器人未来的市场几乎没有天花板”,曲道奎说。于是,新松缔造的第一个“机器人小镇”呼之欲出,这仅是开头,接下来这类小镇将犹如“星星之火”在全国各地“形成燎原之势”。而这背后有着曲道奎更深度的考量:通过资本的力量,在全国打造多个机器人小镇和机器人5S店,运用工业4.0思维推动机器人在全国的普及。“来一场机器人的‘人民战争’”,曲道奎对经济观察报说。

  “机器人小镇”

  不同于新松创立之初,中外实力就好比,一个是呱呱坠地的婴儿与一个健康强壮的年轻人的较量。曲道奎认为,中国有实力的企业,通过并购来实现规模快速增长、增强综合实力,不失为一种企业发展历程中的重要手段。国内庞大的市场和企业充沛的资金,使得现在成为做并购的好时机,“这就像一个孩子长到17岁和18岁,有一定的自理能力了,有了并购的基础”。

  在整个资源共享共用大平台的战略下,采取“内生+外延”的策略,曲道奎不断搭建资本平台,包括正在筹建几支百亿级别的基金,用于未来的投资。而且过去的两三年时间里,新松已经成立了一支专门的团队,在全球寻找并购机会。库卡被美的收购之前,新松也曾参与早期的谈判。

  北京汇泽博远机器人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汇泽博远”)便是新松旗下的一个投资平台。这家投资公司成立于2014年4月,一直十分低调,成立之初便是冲着海外并购。但曲道奎的思路是“产融”结合,汇泽博远不仅仅是要去收购并购,更多的是利用资本的力量推动产业的整体布局。

  汇泽博远不辱使命,成功收购德国有着110年历史的教育机构陶特洛夫,作为中德14个重要合作项目之一而成为中国首次并购德国教育机构的成功案例。随后,新松在沈阳成立中德新松教育集团。新松的这一收购使其在国内和海外同时拥有了两个教育平台,专门针对机器人和未来智造的专业进行人才培养。

  而刚过去的12月23日,汇泽博远执行董事长郝占岗到湘潭高新区考察交流,并表达出了合作意愿,欲在当地打造特色小镇——新松机器人小镇,抢占未来经济高点。

  新松机器人小镇项目将是未来一个重点项目,它的设想是,秉承“匠心”精神,坚持生产、生活、生态融合发展理念,创造性地将机器人产业、金融产业、文化产业、旅游产业和生活配套功能进行有机结合,打造五位一体的生态型智能制造特色小镇。项目一旦实施,将有效促进当地企业从工业2.0时代升级到4.0时代,形成世界级机器人创新和生产集聚高地。

  据郝占岗透露,汇泽博远将依靠新松强大的技术支撑,利用自身的资本优势在华南华东一带率先打造几个机器人样板小镇。机器人小镇将对周边工业体系进行全面系统的数据化分析,配套相应的解决方案,吸纳机器人生产企业进入,设置用于销售、展示、维修、租赁的机器人5S店。机器人小镇还将以浓缩的形式展示未来人类生活模式,将先进的数控技术和自动化设施服务于日常生产生活,在环境打造、医疗卫生、养老助残上都将有新的突破。而每个这样的小镇在基础性投资上大约要投入50亿元人民币以上。

  郝占岗认为,机器人小镇的意义在于把机器人和智能制造的高端技术下放到企业和百姓的身边,使企业和百姓感同身受,从而自发地使用高端技术设备实现转型升级,这是科技转化为生产力的一种有效尝试。

  曲道奎告诉记者,机器人小镇的可行度在于有创新源头,有技术支撑,有资本助力,这是平台效应的充分体现。

  沈阳新松机器人公司是中科院直属优质企业,致力于数字化智能高端装备制造的高科技领域,先后实现了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史上108项第一的突破,是国际上机器人产品线最全的厂商之一,也是国内机器人产业的领航企业。北京汇泽博远机器人投资公司是新松公司打造的智能制造领域的投融资平台和快速切入新产业领域、完善产业链的资本运营公司,市场能力深厚。

  曲道奎试图通过机器人小镇这一抓手,打一场推广机器人的“人民战争”,将最前沿的科技成果尽快在传统产业上实现转化利用。

  拐点隐现

  一向喜欢闷头研发有成果了才推广宣传的曲道奎,感觉机器人领域新的变化正在凸显,新一代机器人将会在更多应用领域发展作用。传统机器人指自动化装备概念,重在结构或者非结构环境下的适应能力,如何提高效益、扩大规模,而今天新一代机器人的关键词是非关键的适应能力,这也是美国电子与电气研究所新的领域。新一代机器人的各项支撑要素基本完备,服务机器人时代已经开启。

  曲道奎说,传统机器人,从产品来说,有一段的延续,这个阶段还会持续三到五年,或五到八年,但是附加值几乎不可能延续。

  得出这个结论,曲道奎有数据和理论支撑。在机器人产业推进大会上,曲道奎披露了中国机器人产业联盟就2016年上半年市场情况的统计数据。数据显示,2016年上半年,国产机器人销售超过19000台,可比口径增长37.7%,实际销量比上年同期增长70.8%;整个市场销售额是26.6亿元,可比口径增长23.9%,实际金额增长40%。(这是整体的工业机器人的数据,这里面包括AGV,三轴及三轴以上)前几年预测3C行业是未来增长巨大的行业,而3C行业的数据说明我们的市场销量快速增长明显高于价值占比,也就是说整个3C行业机器人的数量和它整个价值占比是不成正比的。总体看得出,销量在集聚上升,但里面的附加值下降的速度非常快。

  曲道奎对经济观察报说,现在机器人进入技术竞争时代,因为机器人技术的发展非常迅猛,迭代周期会越来越短。机器人进入品质竞争时代,靠品质、功能要打造品牌,中国机器人绝对不能成为世界上大家垢病的垃圾产品。

  面对竞争愈加激烈的格局,曲道奎的逻辑是,不仅机器人要越来越智能化,做机器人的策略更要智能化。新松实施“四轮驱动”战略,从内涵式增长转向“内生+外延”式发展,在产业链的纵向布局和并购重组的横向扩张两方面同时发力。至今诞生了机器人核心零部件、系列机器人产品、行业系统解决方案、工业4.0等四大产业板块,即创新平台、产业平台、金融平台等三个平台,意在实现产研、产融、产教的结合,形成资源的共享共用平台。

  在曲道奎看来,全球正处于第二次机器革命的前夜,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等技术将运用到工业制造领域,使机器人从单纯的自动化设备变成可以获取外界信息的“机器人”。新一代机器人将需要懂得如何感知环境,具备自主适应能力,而新松也将在机器感知系统这一块加强布局。

  从产品到解决方案的蜕变

  从国际上机器人发展的脉络来看,从制造业回归计划,伴随着机器人整个的路线图,有五大领域:工业、国防、(共建)、医疗、服务。法国机器人的行动计划,英国与自主系统发生变化,日本搞了机器人新革命,包括三大目标和未来执行措施,下一步的行动计划、规划等等,而中国是中国制造2025,今年3、4月份发布了机器人未来发展规划,各国都把机器人智能制造作为系统发展战略,既有区别、分工,又有协同进行共同发展。“十三五”规划我们把机器人的几大领域、零部件,一直到集成应用。我们说机器人的新一轮革命来临,中国在这里将起到巨大的驱动或者说推动作用。

  新的制造模式已经从单一设备制造往整体解决方案转变。从企业来讲,企业需要买一个系统性解决方案,在这个时候谁能提供最全面的4.0要素谁就能赢得市场。这里面包括了能否向合作伙伴提供信息化的智能仓储、物流智能化和制造过程的智能化这三大块的服务,以及把三部分链接在一起的管链化平台(MES)能力。新松一直主动为企业提供一套免费的系统性服务方案,帮助企业顺利过渡这个转变。下一步新松核心技术的来源需要转变,从自主研发转向开放式的平台商业模式的创新,整合全球的技术、资金、人才资源,成为一个平台公司,但最终所有权掌握在新松手里。

  如今新松的服务机器人成为新经济增长点,背后是曲道奎较为超前的市场判断以及布局。曲道奎看好的服务机器人,也比较受资本追捧。早在2005年,服务机器人项目就在公司立项,2006年就诞生公司第一代家庭服务机器人,2010年曲道奎就宣布公司正式进入该领域,近两年才陆续将产品推向市场。

  新松和曲道奎算得上中国工业机器人应用的“拓荒者”。曲道奎1961年在山东青州出生,大约比他出生早十年左右,美国、日本等国家就开始将机器人应用于生产领域;而曲道奎的老师、“中国机器人之父”蒋新松1973年才正式向中科院提出开展机器人研究的建议,而且彼时建设未果;蒋新松主笔起草自动化学科发展规划,已经是四年后的1977年,那年开始,中国机器人研发才开始起步,而1995年后才开始筹备将研发成果进行产品转化,直到2000年新松机器人公司终于创立。

  新松是中国成立较久的机器人公司,而且2011年实现上市,成为“中国机器人第一股”,目前公司的总市值位居国际同行业前三位,拥有国内最大的机器人产业化基地,成长性在机器人行业位于全球第一。

  机器人产业门槛较高,是技术、市场、资本等要求均很高的行业。新松靠AGV移动机器人起家,AGV移动机器人成为公司的拳头产品花了十余年。2007年,公司的AGV移动机器人还打入通用汽车的全球采购体系,出口到欧美和亚洲10多个国家。截至去年,公司为美国通用汽车提供的智能机器人已超百台,这打破了近30年来中国机器人产品只进口没出口的历史。

  曲道奎1986年毕业后就开始从事机器人研究,2000年开始进入新松机器人公司。他作为一名机器人研究者承担着国家“八五”、“九五”、“十五”科技攻关、“863”计划、中科院重大项目和特别支持项目及省、市科技计划等近20项科研课题,并研发出具有自主版权的高性能机器人控制器,攻克了机器人控制器开放式体系结构、激光导航、多机器人写作控制和管理等关键技术。

  在作为研究员期间,曲道奎利用自主技术首次在国内研制出具有自主版权的电焊机器人、弧形机器人、高速上下料机器人等不同类型的机器人产品。曲道奎潜心研究出不少优秀的作品,先后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特等奖等奖项,还入选CCTV2014年度科技创新人物。

  面对如何从一个科学家蜕变为企业家的问题,曲道奎说,“我不是企业家,更不是商人,做企业,是兴趣、爱好和使命感所驱使。”

  经观说

  曲道奎从一个机器人研究者蜕变为 “中国机器人第一股”掌舵者,目前公司的总市值位居国际同行业前三位,拥有国内最大的机器人产业化基地,成长性在机器人行业位于全球第一。新松实施“四轮驱动”战略,从内涵式增长转向“内生+外延”式发展,在产业链的纵向布局和并购重组的横向扩张两方面同时发力,意在实现产研、产融、产教的结合,形成资源的共享共用平台。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友情链接

版权:新松机器人投资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通惠河北路69号 枫丹公馆5号楼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京ICP备:12000064号